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東方閃電|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糊塗的我今天終於醒悟

  我原是「讚美派」的一名講道人,99年5月我就經常聽長老們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他們男男女女在一起搞淫亂,你如果不順從他們,就割你耳朵、剜你眼睛,甚至把你身上的肉割成一塊一塊的。他們還會把你騙到外地,關進地下室……這些人詭計多端,專到各教會迷惑人,如果我們教會來陌生人,必須要調查核實,如有漏洞,那肯定就是他們的人,要立即攆走……」從此,我牢記長老們的「良言」,四處告知弟兄姊妹,不讓他們接受「東方閃電」,還說那是撒但的迷惑。我自已見到傳福音的人,更是毫不留情地一一拒絕,之後還把惡待、攆走他們的過程向弟兄姊妹宣講,供他們學習。如此糊塗的我,幹了許多抵擋全能神的事,到最後才在全能神的開啟、光照下醒悟過來。
  記得2002年7月的一天,天氣炎熱難耐。多次給我傳神末世作工的兩個姊妹又來到我家對我說:「主已回來了!」「在哪兒?把他拉過來讓我看看!收起你們的鬼把戲吧!我是不會上你們當的!我不是風吹兩面倒的人,我的根基可是扎在耶穌基督的磐石上的!誰也別想動搖我!你們也不想想,沒有真理我能走到今天嗎?」未讓她倆再往下說,我就扔下這幾句話,揚長而去了……
  同年10月的一天,我剛吃過飯,那兩姊妹再次來到我家,我生氣地說:「你們的腿還挺勤快呢!怎麼又來了?」兩姊妹笑著說:「剛好有個講道的來了,你聽聽吧!」正說著,一位60多歲的弟兄已推著自行車走進院子,看著這位老弟兄滿頭大汗,我也不好意思再趕他們走。心想:不妨聽聽他們到底講些什麼,我也心裡有數。接著老弟兄開始從律法時代談到恩典時代,最後談到啟示錄11章17節:「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 並說主早已回來了,名叫全能神,他又作了新的工作,打開了小書卷發表了許多的話語……聽到這,我的觀念出來了,以往我們派別從沒有講過主回來還要發表話語,於是我就問:「你說的神前兩步作工都沒有錯,就是這第三步無根無據,你們隨便弄來一本書,續在聖經後面就說是神話,這豈不是笑話?」老弟兄看我觀念重重,就談起了耶穌作工時所遭受的棄絕、誹謗、羞辱和謾罵;如今全能神作工,弟兄姊妹因傳福音同樣遭到各宗各派之人的辱罵、毆打,有的甚至打「110」……聽到這裡,我心裡一衡量,還真是這麼回事,這時我才稍微被感動,暗想:若不是真神的作工,他們又是為了什麼呢?會付這樣的代價嗎?但我仍是懷疑,便追問老弟兄:「你信主多少年了?你是怎麼接受的?」老弟兄說:「我雖信主38年,但當初接受全能神這步工作時,多少人給我傳我都不聽,最後傳福音的弟兄姊妹送給我一本神話《話在肉身顯現》,我整整看了七天,在神的開啟下我終於明白了這確實是神自已回來作的收割工作。他開闢了新時代,揭開了奧祕,給人帶來了新的行路方向,我是在全能神的話語面前服氣的,從此我才開始傳全能神的福音……」弟兄的一番話,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他信主那麼多年,一讀神話就服氣了、明白了,這書真的那麼神奇?於是,我要求把神話書留下來,以便發現點奧祕。
  當晚,我思前想後怎麼也睡不著:到底是不是主回來了?萬一我接受錯了,這十年的奉獻花費,受的譏笑、誹謗不都白搭了嗎?弟兄姊妹也會恥笑我沒有一點立場;如果真是主來了,我不接受,豈不又成了抵擋神的人?……就這樣我折騰了一夜。
  第二天,一位小姊妹來帶我吃喝神話,我對她不冷不熱,然而她並不計較這些,我下地幹活她幫我幹,我做飯她幫我燒火,一有空就趕緊給我讀神話,而我始終沒放鬆對她的警惕,我都是一邊聽一邊默禱:「神啊,到底是不是你回來了?這是不是你的話呀?如果真是你的工作,求你把我帶進這步作工中,如果不是,求你千萬別讓我走錯了。」一個星期過去了,神的話我幾乎沒聽進去,但我從小姊妹的活出中對她產生了好感。在姊妹來我家期間,我仍參加原來的聚會,並對長老們實話實說:「你們都說那道不能聽,一聽就被迷住了,這幾天他們的人也去我家了,講的道我也聽了、書也看了,我也沒被迷住呀!我看也沒有什麼可怕的!」誰知我這麼一說,他們立即對我「刮目相看」。10月30日那天,我帶著姊妹給我娘家人去傳福音,四天後回到家,就聽到原派別的長老們到處造謠說我鑽進「東方閃電」裡四天沒回家,在幹一些污穢的事,並且還具體地說我和××在一起搞淫亂……那些污穢的話簡直不堪入耳。氣得我肺都要炸了,沒想到和他們在一起風風雨雨這麼多年,他們竟這樣誣衊、誹謗我,我的心碎了……
  11月5日,我隨便翻了一下神話書,看到書上說「……神道成肉身在中國……」 第二天小姊妹一來,我就迫不及待地逼問道:「今天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是主升天那榮耀的身體回來了,還是神又道成肉身了?」當姊妹告訴我神是道成肉身回來時,我火冒三丈,立即污衊道:「神就那麼沒本事?一次道成肉身拯救人還不行?還要再道成肉身?那他還叫神嗎?那咱還信他幹什麼?」說著我氣沖沖地把書扔到了大門外,之後又把姊妹的自行車也扔了出去,並大聲嚷道:「我奉耶穌的名趕你走!走!給我走遠點!真噁心……」就這樣姊妹傷心地離開了。
  11月8日,一位信全能神的弟兄來到我家給我幫忙刨紅薯,我根本不想理他,只是我家丈夫與他應酬著。正當我們幹活時那弟兄一邊幹一邊唱道:「將亡城、將亡城,惡貫滿盈的城,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逃出了將亡城能得永生。」聽他唱著唱著,我不由得想起了長老們對我的毀謗,於是又想到這不是叫我逃出原派別嗎?他們捏造事實誣陷我,那些沒有分辨的弟兄姊妹也跟著瞎起鬨,把這事鬧得滿城風雨,這哪裡是教會,簡直不像話!對,我一定要逃出那城,免得與他們一同有罪。過了一會,弟兄又唱道:「虛心的人有福了……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是!我得做個虛心的人,要不再聽聽他們講講?停了一會兒,弟兄又唱道:「……主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跟,主是我的領路人,也不敢偏左,也不敢偏右,也不敢錯前,也不敢錯後,主一步我一步進入國度。」這每句歌詞都說在了我的心上。對呀!要緊跟神的腳蹤才能進國度。當我正聽得津津有味時,弟兄卻停了下來,「怎麼不唱了?這詩歌的意思真好啊!」我不由自主地讚嘆道。弟兄卻說:「現在的『跟隨著羔羊唱新歌』比這更現實,更能打動人的心,因是真神的話語,不信咱們一會回去看看!」當時我後悔地說:「書早被我扔了,小姊妹也被我趕走了!」
  11月10日,弟兄又給我送來一本神話語的書,並給我講了一個故事:從前有個小孩,被狼叼走後,就與狼生活在一起,他的父親為了救他,不惜一切代價、冒著生命危險深入狼群,歷盡千辛萬苦將他救了回來。神今天為了拯救我們,道成肉身來在這污穢之地,來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同樣也是冒著很大的危險,受盡棄絕、毀謗,但人卻不認識他、悖逆抵擋他,將神拒之門外,真是傷透了神的心……說完弟兄又給我讀了《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這篇神話,其中有一段神是這樣說的: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並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惟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惟一對象,這樣,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為與人有一樣屬性的肉身來作工作,以便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對被拯救的人來說,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靈的作工神祕莫測,肉眼凡胎難以預測,更難以看得見,只能憑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實際而且有豐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親眼目睹的事實,人都可以親自領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開豐富的想象,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靈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見又難以想象的事,例如靈的開啟、靈的感動、靈的引導,但對於有大腦思維的人來說,靈的這些作工並不能給人以明確的意思,只能給一個感動或是大體相仿的意思,並不能用言語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與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與靈的作工大不相同;靈的作工只能適應一部分有限的範圍,並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對人要求的準確目標與人得到認識的實際價值就遠遠超過靈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對於敗壞的人來說,只有準確的說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著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聽了這些話,我像從迷霧中走出來一樣,心中頓覺亮堂了。是啊!啟示錄上「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隱藏的嗎哪」、「封住的小書卷」、「人子口中的兩刃利劍」不都是指末後神的話嗎?神若不道成肉身怎麼說話呢?如果是靈說話,聲音如同打雷,又有誰能聽得懂呢?得到這樣的開啟我心中特別踏實,之後我們又共同吃喝了《話語成就一切》這篇神話,神說: 「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說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我這才明白神這次道成肉身的必要性。

  想到至高無上的神來在人間為拯救人所受的屈辱、棄絕、毀謗,更想起自已以往悖逆神的行為,心中頓覺一陣酸楚,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悔恨的淚水……此時,聖靈也特別開啟我,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以往所不明白的問題,想起以往唱的歌,「我們要常喜樂,我們要大喜樂,因為不同的言語同聲呼喊著中國,我們經過水火,不要失去喜樂,因為耶和華的腳步正行走在中國……終於等到這個時刻,因為神愛中國,沒有丟棄中國……大回歸就在中國。」等許多這樣的詩歌,以往我不明白這些詩歌的意思是什麼,問長老們,得到的回答卻是:「神叫你明白的你就明白,神不叫你明白的別鑽牛角尖。」到現在我才知道是因為道成肉身的神在中國。這時,我高興地把這些歌又唱了一遍,喜悅的心情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當看到「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中,神說: 「全能神!公開顯現出榮耀的身體,聖潔的靈體出現了,他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噢!我明白了,神的實質是聖潔的、榮耀的、無論他是靈作工,還是道成肉身,只要他是神,那他的身體就是榮耀的。但我對那些誹謗全能神的話(割耳朵、挖眼睛)還半信半疑,這時弟兄對我說:「姊妹,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呀!你見過幾個人被割掉耳朵、挖了眼睛的?如果我們真要學壞,還用得著吃這麼大的苦、付這麼大的代價來這裡學壞?再說《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中第四條明文規定 『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神最厭憎人搞淫亂,誰敢觸犯神呢?」聽到這我才放心了。後來在我與弟兄姊妹的接觸中,看到他們男女界限確實分得很清楚,說話有分寸,我才徹底認識到長老們說的「割耳朵、搞淫亂」這些事全是捏造、毀謗,純屬血口噴人。
  回首往事,我瘋狂地定罪神的肉身,真是瞎眼、無知、糊塗透頂,我痛恨自已以往道聽途說,盲目抵擋神,讓神傷透心。今天面對神的拯救之恩,我懊悔的心情無法表達,只有獻上110首詩歌《一切榮耀歸給神》來表達我的心聲:
  「神的大愛似海深,經歷到今才真實認識,恨我自已真是瞎眼,被撒但敗壞實在太深,常常悖逆傷神的心。……我是在敗壞中蒙了拯救,是在糞堆中被你提拔,真不配承受你的愛,我真是蒙羞加慚愧,如同糞土怎配見神。……神在我身上的心血代價,我實在無法數算,我就是把所有全獻上,也無法償還神的愛,只能盡好本分安慰神心。」
河南省南陽市 陳醒



推薦更多:《全能神教會中文合唱第十三輯》精彩片段:萬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