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東方閃電 - 神的性情與所有所是方面的經典話語(51至75段神話)

  全能神的發聲 - 神的性情與所有所是方面的經典話語

  50 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將永遠長存,直到永遠,因我開始是慈愛、憐憫,但這並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義、威嚴、審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時代,我是慈愛、憐憫,那是因著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愛、憐憫,但在這之後就不需要什麼慈愛、憐憫(從此以後再沒有),全是公義、威嚴、審判,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九篇說話》
  51 現在我公布我的國度行政:一切都在我的審判之中,一切又都在我的公義之中,一切又都在我的威嚴之中,對誰都實行公義。嘴上說相信我,但心裡對我抵觸,或者是心裡對我已棄絕的,我一腳踢出去,但都有我的時候;說話的意思是對我諷刺,但人聽不出來,這樣的人立時死去(指其靈、魂、體);對我所喜愛的人欺壓,給冷眼,我的烈怒立時審判,就是說,對我所愛的人起嫉妒的心,認為我不公義的,我就交給我所愛的人審判;一切老實、憨厚(缺乏智慧的包括在內),對我是真心無二的人都存留在我的國度之中;那些沒經過操練的,就是缺乏智慧、缺乏見識的誠實人,在我的國度中掌權,但也經過對付破碎,沒經過操練並不是絕對的,而是要通過這些讓所有的人看見我的全能,看見我的智慧;在現在對我仍然有疑惑的,我一腳踢出去,一個不要(這般時候對我還有疑惑,我厭憎這樣的人);通過我在全宇宙的作事讓誠實人看見我的作為的奇妙,從中長智慧、長見識、長分辨,讓詭詐人因著我的奇妙作為而毀於一旦;預先接受我名的所有的眾長子(指的是聖潔無污點的、誠實的人)先進入國度與我一同轄管萬國萬民,在國度裡作王掌權一同審判萬國萬民(是指的所有的眾長子們在國度,沒有其他人);在萬國萬民中經過審判而悔改的進入我的國度做子民,而硬著頭皮不悔改的扔在無底深坑(永遠滅亡);在國度裡是最後一次的審判,也是我徹底清理世界,從此沒有不義、沒有憂傷、沒有眼淚、沒有嘆息,更沒有世界,全是基督的彰顯,全是基督的國度,何等榮耀,何等榮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九篇說話》

  52 公義就是聖潔,也是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凡是污穢的、沒經過變化的,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公義的性情並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國度中的行政,這樣的行政對任何一個沒有真理、沒經變化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沒有挽救餘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53 我要刑罰一切從我生但又不認識我的人,來顯明我的烈怒的全部,顯明我的大能,顯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義,絕對沒有不義,沒有詭詐,沒有彎曲,誰若是彎曲詭詐的必定是地獄之子,必定是生在陰間的,在我一切都公開,說成必成,說立必立,無人能改變,無人能效仿,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六篇說話》
  54 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凡抵擋我的必被我刑罰到永遠,因我是嫉妒人的神,對所有人的所有作為都不輕易放過,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55 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對撒但是不留一點情面的,但對你們,是為了拯救你們,你們就是摸不著我的性情,不知道我作事的原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篇說話》
  56 我是向聖潔之國顯現,向污穢之地隱藏,凡是被我征服而順服在我前的,都能親眼看見我的面,親耳聆聽我的音,這是在末世降生之人的福分,是我命定之福,誰也改變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九篇說話》
  57 凡是邪靈敗壞過的我一個都不使用,我一腳踢出去,不要認為我沒有情面!要知道!我是聖潔的神,絕不住污穢的殿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六篇說話》
  58 我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得知道,國度裡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你雖然作了許多工作,你雖作工多年,但到頭來仍是污穢不堪,你想進我的國度,那是天理難容的事!從創世到如今我未曾對任何一個獻私情的人開過這樣的方便之門,這是天規,誰也打不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59 在我無情又無義,誰若觸犯我的刑罰,我就定斬不饒,對誰都一樣,我跟誰都一樣,沒有一點私人感情,我更不憑情感行事,又怎能不讓人看見我的公義、威嚴呢?這是我的智慧,是我的性情,無人能改變,也無人能認識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六篇說話》
  60 哦!全能神!阿們!在你全是釋放、全是自由、全是公開、全是顯明、全是明亮,毫無隱藏遮蔽,你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已經作王掌權,公開顯明,不再是奧祕,而是一切顯明直到永永遠遠!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五十一篇說話》
  61 我話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將全地之氣消除乾淨,將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跡,我已動工,我要在大紅龍居住之處著手我刑罰的起步工作。足見我的刑罰已向全宇倒下,大紅龍以及各種污鬼必不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脫,因我在鑒察全地。當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時,即審判時代結束之時,我正式刑罰大紅龍,我民必看見我對其公義的刑罰,必因我的公義而讚不絕口,必因我的公義而永遠頌揚我的聖名,從而正式盡你們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讚美我,直到永遠!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八篇說話》
  62 神的經營計劃是不容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環境影響的,他定意要作的一切的事都會按著他的計劃按時完成、得以成就,他的工作是沒有人能攔阻的。對於一些人的愚昧、人的無知甚至人對神的一些抵觸、觀念,神都不理會,而是無所顧忌地作著他要作的工作,這是神的性情,也是他無所不能的表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63 神作事、神作工沒有任何禁忌,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不受任何敵勢力的攪擾。對於他的新工作而言,他就是永遠得勝的君王,一切的敵勢力與來自於人類的各種邪說、謬論都踩在他的腳凳之下。無論他作哪一步新工作,他的工作必會在人中間開展,必會在人中間擴展,也必會在全宇通行無阻、大功告成,這就是神的全能智慧,也是神的權柄與能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64 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65 我的所是包括兩方面:一方面是人性方面的,另一方面是完全神性的,這樣的兩方面一結合,才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完全神性方面的所是也包括相當多: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超脫一切環境,超越時間、空間、地理的限制,對一切的人、事、物真正瞭如指掌,但仍然有骨有肉、有形有像,在人眼中仍是我這個人,但性質已改變,不是肉體,而是身體,這些都是一小部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五篇說話》
  66 我的所有是指的我的智慧、我的見識、我的謀略、我的每一句話,是在我的人性和神性都具備的,就是說,在我人性所作的、在我神性所作的都是我的所有,這些誰也拿不走、取不掉,是我所具備的,誰都改變不了,這是我的行政的最厲害的一條(因為在人的觀念當中,我所作的許多事,不符合人的觀念,不能叫人理解,這是所有的每一個人最容易觸犯的一條,是最厲害的一條,所以人的生命就在此處受虧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五篇說話》
  67 神站在宇宙至高之處觀望全人類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就是一個心思意念也察看得一清二楚,絲毫不放過,所以神的話語直接刺到人的心口窩,將人所想一劍擊中,而且扎實無誤。「人雖認識我『靈』,但卻又觸犯我靈,我話點透所有人的醜惡面目,點透所有人的心思意念,使在地之人無一不在我的鑒察之中倒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篇說話的揭示》
  68 因為神對人瞭如指掌,即使人的騙術再高,可能不露馬腳,臉不紅,心不跳,但神的眼睛畢竟還是亮的,所以人總是難逃神的眼,猶如神的眼是透視鏡,能將人的五臟六腑全都看清,似乎人是什麼型號的血神也能看透,但並不經化驗,這是神的智慧之處,人是模仿不來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二篇說話的揭示》
  69 人都說神是公義的神,只要人跟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義的,人跟到底,他還能把人甩掉嗎?我不偏待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公義的性情來審判所有的人,但我對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適條件的,我所要求的無論什麼人都得達到,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70 因為神是不偏待任何人的,他總是以公平待人,但是他也不隨意給予人,不是無條件地加給人,這是他公義性情的一個方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
  71 公義並不是公平合理,一分為二,你做多少事給你多少工,你幹多少活給你多少錢,這不是公義,你認為分工合作、按勞分配,按所付出的得著該得的,這就是公義。假如約伯為神作完見證,神把他滅了,神也是公義的,為什麼說是公義的?……其實人被神滅了,不管人經敗壞還是不經敗壞,神滅人該不該向人講明道理?該不該向人說明根據什麼滅人?用不著吧?用不用根據人有用我不滅,沒用我就滅?不用。一個敗壞的人在神眼裡隨便處理,怎麼作都合適,都有他的安排,他看不順眼,作完見證沒用了,滅你,這是不是公義的?是公義。……神的實質就是公義,神作事人不容易認識,但神所作的都是公義,只不過人不認識,這沒有錯。你看神把彼得交給撒但,彼得怎麼說的:「你作的事人測不透,但都有你的美意,都有公義在其中,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讚美呢?」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神的公義性情》
  72 認識神不是根據人類的看事觀點來說神什麼什麼,人類的看事觀點沒有真理,你得看見神的實質是什麼、性情是什麼,人不能根據神所作的、所處理的這些事的外表現象來看神有什麼實質。人類本身就被撒但敗壞,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性質的東西,敗壞人類在神面前到底是什麼,該怎樣處理。你看約伯,他是個義人,神祝福他,這是神的公義,約伯受試煉,撒但跟耶和華打賭:約伯他能敬拜你,那是因為什麼呢?因為你賜給他的太多了,如果你把他那些都奪去,看他還能不能敬拜你?耶和華神說,只要你不取他性命怎麼作都可以。撒但就到約伯那裡,後來約伯就遭遇了試煉,他的一切都被剝奪了,兒女也沒有了。約伯受試煉這裡有沒有神的公義性情在裡面?有!哪兒有?說不明白了吧?你即使是義人,神也有權試煉你,讓你為神作見證。神的性情是公義的,對誰都是平等對待,不是說義人能經受住,不用試煉了,這是義人得保護起來,不是這樣,他有權試煉你,這是他公義性情的流露。最後,約伯受完試煉之後為耶和華作了見證,耶和華又祝福他的比以前的更多、更加倍、更好,而且耶和華向他顯現,在風中向他說話,約伯如同面對面地看見耶和華了,這是給他一個祝福吧?這是神的公義。那如果相反呢?受些試煉,耶和華看見約伯已經為他在撒但面前作見證了,羞辱撒但了,但耶和華卻扭頭走了,不搭理他了,約伯沒有得著後來的祝福,這裡有沒有神的公義?不管約伯受完試煉是蒙祝福還是沒蒙祝福,耶和華向他顯現或不向他顯現,都有神自己的美意。向他顯現這是神的公義,不向他顯現也是神的公義,你一個受造之物你憑什麼要求神?人沒有資格要求神,要求神是最沒有理智的事。神該幹什麼就幹什麼,神有權利不這樣作,有權利自己處理這些事,神自己的性情是公義的。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神的公義性情》
  73 撒但不斷地施行詭計,人類不斷地經撒但敗壞,耶和華神也在不斷地作他智慧的工作,他從未失敗過,從創世到現在,他並未停止他的工作。人類經撒但敗壞之後,他就不斷地在人中間作工作,來打敗那敗壞人類的仇敵,這爭戰從起初到世界的末了。他作了如此多的工作,不僅讓經撒但敗壞的人類蒙了他極大的拯救,也看見了他的智慧、全能與他的權柄,到最終還要讓人類看見他的公義性情——罰惡賞善。他與撒但爭戰到今天,從未失敗過,因他是智慧的神,他的智慧又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所以,他不僅讓天上的萬物都順服在他的權柄之下,也讓地上的萬物都棲息在他的腳凳之下,更讓那侵擾全人類的惡者都倒在他的刑罰之中。這一切的作工果效,都是因著他的智慧而作成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74 當我正式開始作工之時,所有的人都隨著我的轉動而轉動,以至於全宇之下的人都隨著我而忙碌,全宇上下一片「歡騰」,人都被我帶動了。因此,就是大紅龍也被我折騰得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在為我的工作而效力,心雖不願意,但又不能隨從己意,只好是「任我擺佈」。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所以,最後一步道成肉身的工作在「它的家」裡完成,這樣,更有利於它能為我好好效力,就藉此來征服它,來完成我的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九篇說話》
  75 世界各國都在互相爭權奪利、互相爭奪土地,不要著慌,這都是為我效力的事。為啥說是為我效力呢?我作事不動一手一腳,審判撒但先讓它們自己互相紛爭,最後都讓它們滅亡,讓它們中了自己的詭計(想與我爭權,結果成了為我效力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五篇說話》
推薦更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