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東方閃電 - 神的性情與所有所是方面的經典話語(76至95段神話)

 全能神的發聲 - 神的性情與所有所是方面的經典話語

  76 創世以來,人未曾看見的獨一真神,今天就和你們面對面,沒有一點特殊,和你們同吃、同住、同說、同笑,而且又時時住在你們裡面,同時又運行在你們中間,這一點對不信的人、對觀念大的人就是絆人的石頭,這是我的智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五篇說話》

  77 我說過,我是智慧的神,我就是用我的正常人性來顯明一切的人,顯明那些撒但的作為,顯明那些存心不對的,那些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的,那些抵擋我的,對我不忠心的,貪戀錢財的,不體貼我負擔的,與弟兄姊妹們搞彎曲詭詐的,花言巧語博得人的歡欣的,不能與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配合的。有多少人就因著我的正常人性,而暗地裡對我抵觸,暗地裡搞彎曲詭詐,認為我的正常人性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對我的正常人性方面特別注重,給我好吃好喝,侍候我像僕人一樣,還對我說真心話,而背後卻另搞一套,瞎眼的人哪!何等不認識我——察看人心肺腑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六篇說話》

  78 我作事智慧,不動刀、不動槍,也不動手腳,就把那些抵我者、羞辱我名的徹底打敗了。我有度量,在撒但攪擾到那種程度的情況下,我仍然穩著步伐作我的工作,絲毫不搭理它,我要讓我的經營計劃的完成來打敗它,這就是我的能力,也是我的智慧,更是我無窮無盡的榮耀的一小部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一篇說話》

  79 神要藉著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這樣人才能與其徹底決裂,不僅讓其棄絕其子孫,更要讓其棄絕其祖先。這是神要徹底打敗大紅龍的原意所在,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大紅龍的本來面目,將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來面目,這樣作才是神要達到的,是神在地上作這麼多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這叫調動萬有為神效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的揭示》

  80 今天,我與人同步邁進刑罰時代,與人齊頭並進,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即我將刑杖擊落在人間,降在人類的悖逆之處。在人的眼中,似乎我的刑杖具有特異功能一般,凡是我的仇敵,刑杖便臨到其身不輕易放過;凡是抵擋我的,刑杖便在其中發揮其原有的功能;凡在我手中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本意「各盡其職」,不曾有違背我意的,不曾有變質的。因此,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人要反覆無常,太陽要暗淡,月亮要漆黑,人不再有安居之日,地不再有安靜之時,天不再冷靜下去,不再靜默,不再忍耐,萬物都要重新「更換」,恢復「原貌」。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國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團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八篇說話》

  81 神戰勝撒但,這是必然趨勢!其實撒但早已失敗了,自從福音在大紅龍國家一擴展,就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開始作工,工作局面打開以後,撒但就徹底敗了,因為道成肉身就是為了打敗撒但的。撒但一看神又一次道成了肉身,而且還開始作工了,任何勢力也攔阻不了,所以,它看見這工作就傻眼了,再也不敢作了。起初它認為自己的智慧也很多,在神的作工中攪擾打岔,卻沒料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而且神作工還藉著它的悖逆來揭示人、來審判人,以此征服人來打敗它。神比它更智慧,作的工作遠遠超過它,所以我以前說過:我作的工作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到最終顯明我的全能,顯明撒但的無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82 神對人的愛不是寵愛,不是溺愛;對人的憐憫與寬容不是放縱,也不是放任自流。相反,神對人的愛是愛護,是憐惜,是對生命的尊重;對人的憐憫與寬容寄託著他對人的期望;他的憐憫與寬容是人類得以存活的資本。神是活的,神是實際存在的,他對人的態度是有原則的,絕不是規條,是能改變的。他對人類的心意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隨著每一個人的態度在逐步地轉換,逐步地改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83 神對人類的愛主要就是表現在道成肉身作工作,親自拯救人,與人面對面地說,跟人面對面地生活在一起,絲毫沒有距離,沒有虛假,實實在在。他對人類的拯救,以至於他能道成肉身來在人間與人一起度過痛苦的歲月,都是因著他的愛與對人類的憐憫。神對人類的愛是沒有條件、沒有索取的,他從人能得著什麼?人對神都是冷冰冰的,誰能把神當神待?人連一點安慰都不給神,到現在神也沒有得著人真實的愛。神只是無私地奉獻,無私地供給……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84 神道成肉身作工幾年,說了無數的話,從給人效力者試煉開始,接著又說預言,開始審判刑罰的工作,又用死熬煉人,之後把人帶入信神的正軌,說話供應人所有的真理,回擊各種人的觀念,後來又給人一點盼望讓人看見前面有希望,就是神與人一同進入美好的歸宿。這些工作雖然都是按神的計劃來的,但都是根據人類的需要來作的,不是他隨隨便便作的,他用他的智慧作了這一切的工作,因為他有愛,才能這樣用智慧、這麼認真對待這些被敗壞的人,絲毫沒把人當玩物玩弄。你看神說話的口氣、措詞,有時給人試煉,有時說話在措詞上讓人難受,有時也給人一個措詞讓人得釋放輕鬆,對人真是用心良苦。雖然人是受造之物,都是經撒但敗壞了,人不值錢,是賤貨,本性是這樣,但他並沒有按著人的實質去對待人,並沒有按著人該受的報應來對待人,話語雖然嚴厲,但始終以忍耐、寬容、憐憫待人,人慢慢細細琢磨去吧!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85 此次神的作工有些話的確不近人意,甚至直刺人心使人痛苦,有些審判的話好像扣帽子,又像罵人,其實都是有實際背景的,是完全符合事實真相的,並不誇大,神是根據人的敗壞實質說話,人只要經歷一段時間就會認識到的。神說這些話的目的就是為變化人、拯救人,只有這樣說話才能達到最佳果效,你應看見神的良苦用心完全是為了拯救人,體現的全是神的愛。無論從神作工的智慧來看,還是從他的作工步驟、作工方式,或者作工時間長短、精密安排計劃來看,都有他的愛在其中。舉個例子:人對自己的兒女都有愛,為了讓自己的兒女走上正道都下了很多功夫,當發現他的缺點時,說話輕了怕他不聽,改變不了,說話太重了又怕傷小孩的自尊心,怕他受不了。所以,這都是在愛的支配之下,都下了很大的功夫。你們做子女的可能都曾體嘗到父母的愛,不單溫柔體貼是愛,嚴厲責打更是愛。神對人類更是在愛的支配之下,他有愛的前提,所以他對敗壞的人類才竭力拯救,不是應付應付就完事了,而是精密地計劃,按著步驟來,在時間上、地點上,在說話的口氣上、說話的方式上,在他下的功夫上……可以說沒有一樣不是流露他的愛,哪一樣都充分地說明他對人類的愛是無限無量的……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

  86 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裡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作著自己親自作的工作。……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

  87 他是造物的主,他主宰著萬物,主宰著一切,當他來到人世間的時候卻要忍受敗壞人類的宰割、殘害,為了完成他的工作,為了拯救人類出苦海,他卻要被人定罪,而且擔當所有人的罪。他所受的這一切苦難都是常人所不能想像到、不能體會得到的。他這個受苦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神對人類的奉獻,意味著他為了拯救人類、為了贖人的罪、為了完成這一步工作所受的屈辱與所付的代價,也意味著人類將要被神從十字架上救贖下來。這個代價是血的代價,是生命的代價,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因著他有神的實質,他具備神的所有所是,他才能擔當這個苦,才能擔當這樣的工作,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代替的,這是神在恩典時代的作工與神所流露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88 神總是把最好的那一面、最美好的東西都賜給人,而自己卻默默忍受著一切痛苦,但是神從來不去公開發布這些痛苦,而是默默地忍受與等待。神的忍受不是冷酷、不是麻木、不是無可奈何,也不是一種懦弱的表現,而是神的愛與實質本來就是無私的,這是他實質與性情的自然流露,也是真正的造物主——神的身分的真實體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89 當神從他的睡榻之上起來的時候,神便有了第一個意念:創造一個活人,一個活生生的人,與他生活在一起,做他的伴侶,陪伴他左右;這個活人能夠聽他說話,聽他傾訴,也能夠與他對話。於是神就第一次親手抓起了一把塵土,親手造了他心目中的第一個活人,隨後他第一次給了這樣一個活物一個名字——亞當。當神得到了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之後,神的心思是什麼樣的呢?他第一次感覺到有了親人的快樂、有了伴侶的快樂,第一次感覺到了做父親的責任,也第一次感覺到了牽掛。是這個活生生的人帶給了神愉悅快樂,他讓神第一次感覺到了安慰。這是神第一次不是用意念更不是用話語而是神親手作的一件事情。當這樣一個活物,一個活生生的人站在神面前的時候,這樣一個有骨有肉、有形有像而且能與神對話的人站在神面前的時候,讓神第一次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神真正地感覺到了自己的責任,他的心為這樣的一個活物而牽掛,同時,神也被這個活人的一舉一動而感化而溫暖著。而且當這樣一個活物站在神面前的時候,也讓神第一次有了得著更多這樣的人的一個意念。這是從神有了第一個意念開始所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這一系列的事情對神來說都是第一次,但是他所作的這一系列的第一次的事情,在當時無論他為此感覺到快樂也好,感覺到責任也好,還是對人的牽掛也好,都沒有人與他分享。從那一刻開始神第一次真正地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孤單與憂傷,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愛與自己的牽掛,還有他對人的心意都沒法被人接受與理解,所以在他心裡仍然感覺憂傷與痛苦。儘管他為人作了一系列的事情,但是人卻不知曉、不明白,高興之餘,人給他帶來的快樂與安慰很快地讓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從來沒有感覺到的憂傷與孤獨。這是神當時的心情與神當時的心思。在神作這一系列事情的過程中,他的心從快樂到憂傷,從憂傷到痛苦,同時也夾雜著焦急,他只想加快步伐更快地讓這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一個人類能夠儘早地了解他的心、明白他的心意,然後能夠做他的跟隨者,做與他同心合意的人,不再是只聽他說話而無言以對的人,也不再是當他作事的時候不知與他如何配合的人,更不是面對神的要求而無動於衷的這樣的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90 從神創造人類的那一刻開始,神對人類就有了責任。他的責任是什麼呢?他要保護人,他要看顧人,他希望人能夠相信也能夠聽從他所說的話,這也是神對人類的第一個期望。在有了這個期望的同時神才說出了這樣的話:「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這句簡單的話代表著神的心意,也流露出神的心已經開始牽掛人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91 在「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這幅圖畫當中,我們看到的神是以一個什麼樣的身分與亞當、夏娃在一起呢?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當中,神是以一個什麼樣的身分出現的呢?……有的人認為神是以亞當、夏娃親人的身分出現,有的人說神是以一家之主的身分出現的,還有的人說是以父母親的身分出現,這些都很貼切。但是我想說的是什麼呢?神造了這兩個人,神把他們當作伴侶,作為他倆唯一的親人,照顧他們的生活,也照顧他們的衣食住行。在這裡神是以亞當、夏娃的父母親的身分出現的。在神作的這件事情當中,在人眼中看不到神的高大;看不到神的至高無上;也看不到神的神祕莫測;更看不到神的烈怒威嚴;只看到了神的卑微、神的慈愛,看到了神對人的牽掛、對人的責任與呵護。神對待亞當、夏娃的態度與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牽掛他們的兒女一樣,也如人類的父母疼愛、照顧、關心他們的兒女一樣,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神並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親自用皮子給人類做衣服穿。這件皮衣不管是用來遮羞也好,還是禦寒也好,總之,神是在親自作、親手作這件事情,而不是像人想像中的神用意念或者是顯神蹟的方式來做一件衣服遮住人的身體,而是實實在在地作了一件人類認為神不能作也不該作的事。這件事雖然簡單,甚至人認為不值得一提,但是又讓所有跟隨神曾經對神充滿了渺茫想像的人見識到了神的真實、神的可愛,看到了神的信實與他的卑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92 神造了人類,無論是人類敗壞之後也好,還是人類能夠跟隨他也好,他都把人類當成了他的至親,就是人類所說的當成了最親的人,而不是玩物。雖然神說自己是造物的主,人類是受造之物,這話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別,但是事實上,神為人類所作的一切遠遠超出了這一層關係。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掛人類,包括他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類,在他心裡從來不覺得是額外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這樣默默地、靜靜地供應著人類,無論人從他得到了多少供應與幫助,他都沒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者是舉動,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93 神的實質、神的性情裡有一個人最容易忽略的東西,而且是在任何人身上,包括人認為的偉人、好人,或者是人想像當中的「神」都不具備的,只有在神身上具備,這是什麼呢?那就是神的無私。……在這個世界上,在你能感覺到的人、事、物中,只有神的無私是真正的、是實實際際的,因為只有神對你的愛是無條件的,是沒有瑕疵的,除了神以外,任何一個人所謂的無私都是虛假的,都是表面的,不是真實的,是有目的的,是有存心的,是帶著交易的,是經不起考驗的,更可以說是骯髒的,是卑鄙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94 因為神的實質不是裝出來的,神的可愛不是裝出來的,神的實質是真實存在的,不是外人加給的,更不是因著時間、地點、時代的變化而變化的。在神所作的人看不起眼的事,人認為很渺小的事,甚至人認為神根本就不可能作的一件很小的事上,才真正能體現出神的真實與神的可愛。神不是虛偽的,在他的性情、實質裡沒有浮誇,沒有偽裝,沒有高傲,沒有狂妄。他從不誇口,而是以信實、真實的態度愛護、牽掛、眷顧、引領著他所造的人。不管人能體會到多少,不管人能感受到多少,不管人能看見多少,神確確實實地在作著這些事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95 用「碩大無比」來形容神的愛雖然讓人感覺這個詞將神的愛量化,但它同時也讓人感覺神的愛是難以量化的。說神的愛可以量化是因為神的愛不是虛無,不是傳說中產生的,而是在神主宰之下的萬物所共享的,也是每個受造之物都不同程度、在不同的角度上都享受到的,它雖然讓人看不見、摸不著,但卻讓萬物滋養、生息,萬物的生息在彰顯著神愛的點點滴滴,也在數算著見證著每時每刻享受到的神的愛;說到難以量化是因為神供應滋養著萬物的奧祕是人類難以測度的,也是因為神對待萬物、尤其是神對待人類的心思是人難以測度的,也就是說,造物的主究竟在人類身上傾注了多少的心血,無人能知道,造物的主究竟對他親手造的人類的愛有多深,這份情究竟有多重,無人能理解,也無人能明白。用「碩大無比」來形容神的愛目的是為了人能體會理解神愛的寬廣與實際存在,也是為了人能更深刻地領會「造物的主」這幾個字的實際含義,也能更深刻地明白「受造之物」這個稱呼的真正意義。「浩瀚」這個詞通常來形容什麼呢?它通常用來形容大海、宇宙,例如浩瀚的宇宙,浩瀚的大海。對人來說,宇宙的寬闊與深謐是無人能及的,人對它充滿了想像與敬仰,人對它的奧祕與深邃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想到大海,你會想到大海的寬廣,它讓你看不到它的邊際,也讓你感到它的神祕與它的包容。所以我用「浩瀚」來形容神的愛,目的是讓人感受到神愛的可貴、神愛的深邃之美,感受到神愛的能量是無限的、是寬廣的,也感受到神愛的神聖與在神的愛中所流露出來的神的尊嚴與不可觸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推薦更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